导航菜单

爱博网投app下载-世界上最大的货轮

图.文/资深媒体人周怡伦28年前,考进联合报,那次是报系首度大规模招考,一千多人报考,在松山高中应试,录取60人,受训3个月,48人获得通过任用。同期考进去的有杨湘钧、栾丕智、文大培、林颖秀、应翠梅、翁祯霞、Samuel Hsu(徐柏棻)⋯48人,按成绩选填志愿,第一名的一位男生(忘了名字)分发到联合晚报政治组,但他没有待多久,出国攻读学位去了。▲联系创办人王惕吾惕老是位慈祥的爷爷,每天晚上都会到报社走走看看,每天走进位于北市忠孝东路四段555号的联合报第一大楼四楼,映入眼帘的是,惕老所题的「正派办报」四个大字。有时候,碰到我,他老人家会问:「小朋友,你好不好啊?」印象中,只目睹惕老发过一次脾气。报社有次改版的试版,那天,我比较早进报社,接近傍晚,惕老坐在总编辑位子上大骂:「太不像话!」气呼呼地拄着拐扙走人,长官们面面相觑。原来,试版的头版广告商品是马桶,老人家非常不开心!当时,报社全力推动电脑化,教「大易输入法」,硏究所时期我学的「仓颉输入法」派不上用场,只好另学「大易输入法」;我把「大易输入法」字卡,贴在汽车方向盘上,每天背「水XX,火YY⋯⋯」。周玉蔻 主任以菸油会伤害电脑为由,下令禁菸,四楼不再烟雾弥漫,但我们还是可以在写稿之馀,躲在龙启文 龙爷的摄影组里练习吐纳,享受肺叶颤抖的短暂快感。随着时间推移,惕老进报社的次数愈来愈少,85年3月11日,他走了。他在世时,每年8月29日前后,报社第一大楼九楼餐厅都有庆生活动,特别加菜,也发给大家寿桃。88年,我离开联合报,待了快8年的日子,很愉快。联合报那时的福利很棒,每日都会有「马上奖」(独家奖金),每周有周奖金,每月也有月奖金,还有用不完的中油油票,每天有一张免费餐券。更早之前,三节奖金是加发一个月月薪,但我生未逢时,没有领过。倒是第一年领到年终、考绩加上红利奖金,有四个月的月薪,约20万,帮家父买了Leica M6相机,他很喜欢拍照。那相机还是摄影林建荣介绍我去找他朋友的店买的。进报社几年后,原本在四大楼各组的柱子旁边有饮水机、茶包、纸杯,贴出了公告「即日起不供应纸杯」。市政组长王弘岳看到了,对我说:「怡伦,这意味着报社要撙节开销了,是重大的𨍭变⋯」真的,那象征报社不再财源滚滚,台湾社会那个「钱淹脚目」的日子不再了⋯95年,民生报停刊,32年后的今天,联合晚报停刊,一个伟大的时代结束了⋯惕老今日倘若健在,他,应该也无力回天。

正派办报——怀念我在联合报的岁月